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理财

旗下栏目: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

社民党新党魁出炉 默克尔执政联盟又悬了

来源:西宁市城北区吧浪小学 作者:西宁市城北区吧浪小学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12-02
摘要:默克尔的第四个任期可谓一波三折,而新的风暴又在酝酿。当地时间11月30日,德国执政联盟的重要组成——社会民主党(社民党)党内选举结果出炉,长期对执政联盟持批

原标题:社民党新党魁出炉 默克尔执政联盟又悬了

  默克尔的第四个任期可谓一波三折,而新的风暴又在酝酿。当地时间11月30日,德国执政联盟的重要组成——社会民主党(社民党)党内选举结果出炉,长期对执政联盟持批评态度的诺贝特·瓦尔特-博尔扬斯和萨斯基娅·艾斯肯上台,并宣称重新讨论组阁协议。一旦谈判破裂,社民党可能退出执政联盟。这一后果将触发联邦议院提前选举,进而使“默克尔时代”提前画上句号。

  在当天的选举中,瓦尔特-博尔扬斯和艾斯肯获得53.06%选票,战胜现任财政部长奥拉夫·朔尔茨和他的竞选搭档克拉拉·盖维茨,后者获得45.33%选票。选举结果将在本月6日至8日举行的社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得到最终确认。

  此次败北的朔尔茨曾短暂代理过社民党主席一职。去年3月,正是朔尔茨任代主席期间,社民党与基民盟和基社盟签署了组阁协议,结束了长达半年的组阁谈判。德国权威民调“德国趋势”去年12月初的调查显示,在德国主要政治人物中,朔尔茨的支持率为46%,仅次于默克尔的57%。

  不过,默克尔涉险过关背后,执政联盟内部的矛盾依旧存在。而此次朔尔茨的失利,无疑是积蓄多年的社民党内部意见的集中爆发。社民党不少人士认为,与联盟党合作导致了社民党失色,让本党支持阵营大为失望。

  “是否与联盟党组阁的讨论在社民党内部由来已久。长期以来,尽管作为执政联盟的一员,但社民党的存在感越来越低,即便有些主张是社民党提出来的,例如最低工资政策,但也往往被视为基民盟的政绩。这也让社民党逐渐失去了自身特色,在今年多个州的地方选举中失利。”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表示。

  一个多月前的德国东部图林根州选举是一个缩影。在这个由左翼党人任州长的联邦州,中左翼的社民党支持率比上届选举下降了4%。而此前举行的欧洲选举中,社民党支持率创历史新低,不来梅州选举中社民党失去1946年以来一直保持的州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。

  欧洲选举失利也直接导致了当时的社民党主席纳勒斯的辞职,并引发此轮社民党党内选举。在丁纯看来,纳勒斯的下台,一定程度上已经说明,站在台上的领导人已经不能够代表社民党了。

  此次上台的瓦尔特-博尔扬斯和艾斯肯则代表了社民党内的反对声音。根据两人的主张,将与联盟党重新讨论组阁协议,如果对方拒绝谈判,社民党应退出执政联盟。瓦尔特-博尔扬斯胜选后说,将在社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与党员一起设定谈判重点议题。基民盟秘书长随后表示,基民盟希望与社民党新领导人合作,且两党已有合作的共同基础。

  然而,在最终结果出炉之前,社民党是否会退出执政联盟尚难定论。事实上,将选举失利归结于默克尔的强势,并不能掩盖社民党自身的颓势。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,丁纯强调,从社民党角度看,摆脱基民盟,退出执政联盟,社民党应该可以重新开始,独立制定迎合选民的政策,尽管短期内不太可能见效,但卧薪尝胆几年再卷土重来也并非不可能。当然,相应地,社民党也需要付出代价,尤其对目前党内当政的一代政治家,作为执政联盟一员,联合执政,毕竟能在内阁中赢得一席之地,如果彻底退出,则会失去位置,且短期内社民党要重新崛起,赢得民众和大选,也颇为不易。

  “从大趋势看,德国政坛的变化反映出了德国国内求新求变的渴望,民众对台上反反复复出现的老面孔开始不认可了。过去两大党执政的时代已经过去,默尔克的掌控力正在下降,去年她就宣布了本届任期结束后退出政坛。”丁纯进一步指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上周德国柏林举行的一场商业活动中,65岁的默克尔上台时绊了一下并双膝着地摔倒,但是她很快站了起来,走到了麦克风前。默克尔开玩笑称:“我没有看到楼梯,下次我会踩着它们走上来。”

  距离默尔克原计划的2021年告别仍有时日,而如果社民党退出执政联盟,默克尔领导的政府将沦为“议会少数派”,以触发提前举行联邦议院选举。这么一来,默克尔的基民盟能否再“踩着台阶上来”呢?

责任编辑:西宁市城北区吧浪小学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www.xnblxx.cn 西宁市城北区吧浪小学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粤icp备10021497号-9  技术支持:912订米网

电脑版 | 移动版